股票投资

 股票配资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世界一流大学如何平衡教师学术创业引发的冲突 ——斯坦福大学的经验与启示
2020年04月29日 09:50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20年4期 作者:苏洋 字号
关键词:学术创业;世界一流大学

内容摘要:股票投资斯坦福大学与硅谷作为大学与城市互动共生的典型案例,在促进教师学术创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同时,维护了传统“教学、科研”的使命,其管理策略和经验对我国大学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活动的管理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学术创业;世界一流大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苏洋,女,华东政法大学高等教育与教育法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要求大学加快科技成果转化,进一步发挥科技创新在经济转型中的引领作用。高校教师作为创新的主力军,参与学术创业对实现国家产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近年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激励政策,破除了制约高校教师参与学术创业中成果归属不清、收益分配比例不合理、税收过高的制度壁垒。

  但出于对大学市场化和产业化的忧虑,人们也担心大学教师参与学术创业会使大学丢失其教育性、学术性和公共性,从而沦落为市场经济的附庸,[1]故在实践中,仅有少数高校放开管控,落实高校教师学术创业有关政策规定,大多数高校对此仍持观望态度。这无疑会打消教师对学术创业的热情和积极性。斯坦福大学与硅谷作为大学与城市互动共生的典型案例,在促进教师学术创业、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同时,维护了传统“教学、科研”的使命,其管理策略和经验对我国大学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活动的管理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

  一、学术创业引发争议:“冲突”还是“兼容”

  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是否会对大学的教学、科研使命产生冲突,这一问题引发了学者们的讨论。

  一些学者认为,大学在由专注于基础研究和教学的“象牙塔”转向“创新技术的策源地”转换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引发冲突和矛盾。大学应进行公共性的研究,向学术团体和学生传播知识,并通过培养的学生向企业间接转移技术和知识,而不是直接参与到经济发展和具体技术创新中去。[2]学术界和私营部门研究之间有着完全不同的奖励和激励制度,如披露和保密之间的关系、公共和企业投入研发之间的互补性和替代性。公共和私人研究激励制度的差异引起了配资公司 学院科学规范和价值的辩论。一些学者认为,大学是公共科学利益的代表,科学研究成果应该作为公共科学的一部分,向所有社会群体公布。研究成果商业化可能会弱化其“开放科学”的性质。费勒(Feller)提出宏观经济学假设,认为促进“研究私有化”实际上可能会减缓技术创新的速度,这是因为“大学为了将教师的研究发现转移到特定的公司而限制流向市场”。 [3]博克(Bok)警告,大学与企业开展合作研究可能会对基础研究所需的学术环境产生威胁。商业化利益的驱动会诱使教师花费大量的时间创办公司或者参与咨询活动,甚至一部分教师会劝说他们的研究生从事具有商业价值的研究而不是更有学术价值的研究,这种做法会削弱基础研究,破坏学术自由。[4]

  相反,一些学者的研究表明:学术研究和学术创业并不相互妨碍,随着资源的增加,这两者之间的交互作用更为显著,显现出“马太效应”,如何平衡这两种活动取决于机构的政策。[5]柴山(Shibayama)的研究表明,学术创业和开放科学这两种范式是由独立的机制所决定的,这两者之间存在潜在的可兼容性。也就是说,学术创业可以在不破坏开放科学的环境下得到促进。[6]罗森伯格和纳尔逊(Rosenberg & Nelson)也认为,大学在基础研究方面优势明显,而企业则在技术开发和商业化方面享有优势。[7]尽管大学教师参与创业活动,但大学教师也不需要变成商业决策领域的专家,大学管理者在支持学术创业的同时也可保留其教学、科研等传统职能。[8]大学作为一个受政府资金资助的公共组织,与其他公共组织没有差异,也需要为增进公共利益做出贡献。

  二、平衡冲突:斯坦福大学的策略

  (一)限制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活动的范围和时间

  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活动的形式主要包括:咨询、合作研究、技术转让、创办衍生企业等。斯坦福大学学术创业政策隐含的假设是:外部专业活动是一种特权而不是权力,不能损害教师对大学的职责。[9]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活动的特权通常只适用于学术委员会成员,其他类型教师不享有此特权(见表1)。

  教师参与学术创业活动不仅可以获取外部经济利益,还能反哺学术研究的进一步提升。但在参与学术创业活动的过程中,可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削弱其对大学首要的职责(教学、科研、学术责任)。2003年,斯坦福大学发布了限制教师学术创业活动范围和时间的政策,目的是在教师学术创业活动和常规职责之间实现一种平衡,从而维护各方利益。斯坦福大学规定:以咨询形式参与学术创业的教师,不应在外部机构中担任重要的管理职位,如首席执行官、首席科学官、主管或副总。因为这些职位暗示管理或监督责任,会产生实际的或潜在的承诺冲突(conflict of commitment)。[10]以创办衍生企业形式参与学术创业的教师,不能代表公司与大学谈判,不能接收来自公司的礼物或者赞助经费,不能使用大学的设备用于公司目的,接受其指导的教师或学生不能参与公司活动。[11]斯坦福大学仅允许教师担任公司“咨询顾问”,如首席科学顾问或首席技术顾问,而不可以作为实际管理者。如果教师承担管理角色,则必须申请休假(full leave of absence),学术休假(sabbatical leave)期间担任管理者也是不允许的。[12]

  实际上,无论以何种形式参与学术创业,斯坦福大学都仅允许教师承担“咨询”角色,并且规定每个学术季度咨询时长不能超过13天(假期包含在内)。这个限制旨在保障和进一步促进斯坦福大学的教学和科研。[13]如果教师一学术季度参与咨询活动时长超过13天,但是在一个学术年不超过39天,则应向部门主任或院长汇报。通常,教师合理的“平均”咨询时长是被允许的。此外,斯坦福大学对兼职教师、非12个月任命期教师、休假期教师的学术创业时间(即咨询时间)都有具体的规定(见表2所示)。

作者简介

姓名:苏洋 工作单位:华东政法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配资公司 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配资开户 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