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投资

 股票配资  >> 各地 >> 人文东北 >> 区域特色
红色莲花纹瓦当再现唐朝征东史事 李世民曾在辽阳城下背土填沟
2020年06月07日 16:57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郭 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记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辽阳博物馆展出几块暗红色莲花纹瓦当残片,这是隋唐时期辽东常见的文物。散布在辽阳城区古代遗址附近的瓦当质地坚硬,有的甚至跨越了近1400年仍然基本保存完好。唐代瓦当碎片大面积的散布反映了当年平定辽东时战斗的惨烈,它还见证了辽阳城下,唐太宗李世民为鼓舞士气,和士兵一起负土填堑的历史事件。

  老城区时常出土红陶瓦当残片

  找寻明代以前辽阳古城遗址的工作一直在进行当中,因为城区还在使用,难以开展大规模考古发掘,因此明代以前、最早始自战国时期的辽阳古城遗址的具体方位和保存状况至今仍然是个谜。

  辽阳博物馆原副馆长、1990年退休时为副研究员的邹宝库在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参与这项工作,那个时候,只要辽阳有配资查询 工地,人们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邹宝库说:“虽然明代以前辽阳古城的具体位置还不清楚,但是我们根据辽阳周边的古墓分布情况,可以推测出辽阳古城遗址的大致范围。”这是因为,古时候人们安葬故去的人与现在没有明显区别,大多是安葬在城区的周边,一般不会将故去的人葬在城区当中。

  辽阳古称襄平,是东北地区最早载入史册的城市。考古专家推测,古城遗址大体就在现存辽阳老城区的下面。

  邹宝库说:“在辽阳老城区,汉代以前的文物出土较少。”当年辽阳市在搞人防工程建设的时候,人工开挖了很多简易的防空洞。由于辽阳市区地表土层较薄,防空洞挖得深一些便直接挖出了河沙,那种简易防空洞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为了进行考古调查,只要见到这样的工程,邹宝库便带着手电筒进去查看,辽阳博物馆馆藏的几件汉代陶井圈、铜器便是他那时冒着生命危险采集的。

  襄平的名称一直沿用到魏晋。到了后燕时期,辽阳被纳入辽东割据部族的势力范围,改称辽东城。

  对于辽东城的情况,史料记载不多。不过,上世纪50年代,在一座南北朝时期的古墓中,出土了一幅壁画。壁画中主城的外城题有楷书的“辽东城”三字,表明所画的是辽东城。这幅壁画与传世的汉末魏晋时期题有“咸谷关”三字的函谷关石像风格非常相像,进而旁证了它的年代。

  从这幅壁画中,人们可以看到当时的辽东城呈方形,有内外两重城墙,内城有两层、三层的配资查询 ,应该是官署,外城为民居和商业街市。城中共有三座城门,建有双层的门楼,东西相对,应当有中心大街。壁画中的辽东城城墙上建有角楼、雉堞、女儿墙等设施,规模宏伟。城外的西北方向还建有两层配资查询 ,太子河从城东墙外流过。

  当然这个时期留存下来的文物略多一些,其代表性的配资查询 构件便是红泥陶质莲花纹瓦当。

  在当地的街边地摊,邹宝库偶尔也会遇到有人出售红陶瓦当。早些年前,他就从那里购买了一件较为完整的莲花纹瓦当。

  这件瓦当的瓦身残损,但是瓦当面基本保存较好。瓦当正面呈圆形,中间雕有变形莲花纹,瓦身虽然残损,但可以看出原件呈半圆弧形,内面布纹,外面斜方格纹。瓦当拿起来没有普通灰瓦惯有的轻浮感,感觉比较坚实。邹宝库说:“虽然这种瓦当同属红泥陶,但是质地坚硬,是因为烧制温度较高的缘故。”轻轻敲击瓦当,可以听到金属般的当当声。

  邹宝库当年在辽阳城区很多配资查询 工地上都看到过这种瓦当的残片,有时甚至会看到成堆散落的残片,这与1400年的时光对古代遗物所造成的影响有关。不过,邹宝库说:“读史,我们知道当年唐太宗李世民亲征辽东,在辽阳城发生过一场激烈战斗,看到残片就可以感受到史书所记不虚。”

  打与不打,朝廷讨论激烈

  查看辽阳自建城以来的历史大事件,大多伴随着战争,如燕太子丹扼守襄平、司马懿征公孙渊、隋炀帝三伐辽东等。其中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亲率大军攻拔辽东城之战,为后世留下很多配资公司 这位千古明君的佳话。

  唐朝初年,辽东割据部族很长时间里派遣使臣入朝称臣,被册封为上柱国、辽东郡王。

  变化发生在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辽东割据部族内部发生政变,权臣盖苏文刺杀辽东郡王高建武,另立他的弟弟为王。

  获知这一消息后,有大臣提出派兵一举平定叛乱。

  最初唐太宗是犹豫的,《新唐书》载:“帝曰:‘盖苏文杀君攘国,朕取之易耳,不愿劳人,若何?’”也就是说,唐太宗最初不太愿意为这件事兴师动众。毕竟有过隋炀帝三次东征导致亡国的前车之鉴。

  经过与房玄龄、长孙无忌等商议,决定派使臣前往安抚。

  然而,出乎人们的意料,盖苏文生性好斗,对唐朝使臣好言应付后,开始派兵攻打邻近部族,受害一方连忙派使臣向唐太宗求救。唐太宗派使臣责令盖苏文停战,《新唐书》载“(盖苏文)答曰:‘……今非尽反地,兵不止。’”意思是说,不把想要的土地夺过来,想休战,没门!

  此事立即在朝堂上引起争论,反对出兵的褚遂良担心,如果出师不利,后患无穷。当时主战的为兵部尚书李勣。《新唐书》载:李勣曰:“不然。曩薛延陀盗边,陛下欲追击,魏征苦谏而止。向若击之,一马不生返。后复叛扰,至今为恨。”他引述当年平定薛延陀叛乱时没有一网打尽的往事,认为如果不消除隐患,后悔就晚了。

  听到这里,李世民说:“诚然。但一虑之失而尤之,后谁为我计者?”他认为李勣讲得对,并且认为一而再地错过良机,以后谁还会再为国家出谋划策?于是决定亲自征讨辽东。

  为了保证东征顺利,李世民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

  《新唐书》载,“召长安耆老劳曰:‘辽东故中国地……贼杀其主,朕将自行经略之,故与父老约:子若孙从我行者,我能拊循之,毋庸恤也。’即厚赐布粟。”这段话讲的是李世民将长安的老年人召集来,发放了粮食和布匹,安慰他们,“如果有子孙跟随我出征的,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同时向北运粮到营州(今朝阳市),向东储粮到古大人城(今山东龙口市)。调兵遣将,并且亲率六万大军向辽东进发。

  行军途中,李世民还下旨:“朕所过,营顿毋饬,食毋丰怪,水可涉者勿作桥梁,行在非近州县,不得令学生、耆老迎谒。朕昔提戈拨乱,无盈月储,犹所向风靡。今幸家给人足,只恐劳于转饷,故驱牛羊以饲军。且朕必胜有五:以我大击彼小,以我顺讨彼逆,以我安乘彼乱,以我逸敌彼劳,以我悦当彼怨,渠忧不克邪!”《新唐书》这段记述讲的是李世民要求行军不扰民,对东征怀有必胜信心。

  《新唐书》还记述了两件小事,其一是李世民的装束:“帝身属橐房,结两箙于鞍。”当年出征的李世民背着弓箭,还在马匹的两侧挂上两个箭袋。

  另一件事是,出征前长孙无忌觉得李世民仅带10名女官服侍他,有点儿少。《新唐书》载:“帝曰:‘士度辽十万,皆去家室。朕以十人从,尚恧其多,公止勿言!’”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农历二月,李世民亲征辽东到了定州(今河北省定州),他坐在城门口,每过军队都要前去抚慰,遇有伤病人员便亲自看望,安排附近州县治疗。《新唐书》载“士大悦”。

  在定州,李世民对左右随从官员讲:“今天下大定,唯辽东未宾,后嗣因士马盛强,谋臣导以征讨,丧乱方始,朕故自取之,不遗后世忧也。”

  李世民背土填沟激励将士

  李世民亲征辽东,还留下一段佳话。《新唐书》载:“(皇帝)身到城下,见士填堑,分负之,重者马上持之。”意思是说,李世民到了辽东城下,看到士兵在背土填沟,立即上前帮助,特别沉的就放到马背上运送。

  皇帝亲自背土填沟的行动在军中产生强烈号召力,《新唐书》载:“群臣震惧,争挟塊以进。”

  在辽阳博物馆展厅中陈列有一幅唐太宗登城览月的场景画,描绘的是攻拔辽东城之战后,李世民登临城头,抬头观赏云中月影的场景。

  李世民在辽东城头还留下了一首诗——《辽城望月》,诗的内容为:“玄菟月初明,澄辉照辽碣。映云光暂隐,隔树花如缀。魄满桂枝圆,轮亏镜彩缺。临城却影散,带晕重围结。驻跸俯丸都,伫观妖氛灭。”

  诗中,李世民借明月原本在云中穿梭,到城头看时已经云去月明的景色变化,表达攻拔辽东城后的喜悦心情,同时遥望远处的敌方巢穴,对终将平定叛乱拥有必胜信心。

  从《新唐书》的记述看,攻拔辽东城是唐太宗东征时亲自参加的第一次大规模战斗。

  此前,唐军已经对割据辽东的部族展开攻势。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勣先头攻占了盖牟城,得到2万户人口、10万石粮食,将那里改为盖州。总管程名振攻占沙卑城,俘虏8000人。

  随后,唐军包围了辽东城。割据辽东的部族见状,连忙调兵增援,被江夏王李道宗击败,斩首千余人。

  唐太宗督军渡过辽河后,下令撤掉桥梁,以此来坚定士兵勇往直前的信心,进军并在首山下扎营。

  当时辽东城中有割据辽东部族的神庙,看到唐军密集的包围圈,守将开始装神弄鬼,说什么有神灵保佑,城会完好。

  攻城之战随后展开,李勣将抛石车列于城下,用车抛大石,能抛到300步以外,巨石落下的地方一片狼藉。守敌用木架做成战楼,上面拉上粗绳网,然而面对飞来的大石完全无效。李勣又调遣冲车猛撞城楼,城楼被撞得纷纷倾塌。这时,忽然又刮起了大南风,攻城士兵在西南方向纵火烧城。火势一直烧到了城里,房屋几乎被烧光,被烧死的约有万余人。

  唐军随后迅速登城,敌军蒙着盾牌抵挡,唐军就用长矛猛刺。同时,抛击礌石像雨点儿一样砸过去,不久便攻破城池,俘获敌兵1万人、4万人口,缴获50万石粮食,攻拔辽东城一战成功。

  史记

  SHIJI

  妇孺皆知的徐懋功就是李勣

  邹宝库笑着说:“很多人读史都没转过这个弯,指挥攻拔辽东城之战的就是评书中常常讲到的徐懋功啊!”

  或许是因为当年评书《隋唐演义》连续热播产生的影响,能掐会算、善于算计、被程咬金描绘成牛鼻子老道的徐懋功深入人心,即使多次读过相关史料,也让人一时间难以同《新唐书》中这位能征善战的英国公李勣配资开户 起来。

  在邹宝库指点下,记者反复研读《新唐书》中配资公司 李勣的传记,才理清这个变化的来龙去脉。

  《新唐书》载,“李勣,字懋功,曹州离狐人,本姓徐氏。”这段话说得明白,懋功是他的字,而他的本姓是徐。

  配资公司 改姓李的事,史载与唐高祖李渊有关。

  隋朝末年,17岁的徐懋功参加了农民起义军,并且成为瓦岗军的重要将领。

  唐高祖武德二年(公元619年),瓦岗军的头领李密归顺大唐,他管辖的地盘中,东起大海,西到直汝,南起长江,北到魏郡的区域由徐懋功统辖,但徐懋功还没决定投靠哪一方。

  这个时候,徐懋功就跟手下人商量说:“咱们看管的这块地方,本来是魏公李密的,如果我去献给大唐,是借着过去主人的失败,用别人家的财产为自己请功,我觉得这种行为可耻。”于是,他派人抄录了郡县人口,报告给了李密。

  当时,唐高祖李渊听说徐懋功派了使者来,非常惊讶他居然不是给自己送信。于是招来使者询问,才知道事情的原委,李渊高兴地说:“这是一位忠诚可靠的臣属啊!”

  《新唐书》载:“赐姓,附宗正属籍,徙封曹,给田五十顷,甲第一区。”徐懋功由此被皇帝赐姓为李。

  此后,李勣一直为唐王朝东征西讨,立下很多战功。

  跟随唐太宗东征,是李勣参与唐朝平定辽东的第一次大规模战争。

  数年后,李勣受命于唐高宗,再次统兵出征辽东,并且一举结束辽东持续多年的割据局面。

作者简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wxgzh.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配资公司 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配资开户 我们